北方漫行記——觸摸夢想之旅

發布時間:2014年12月03日 文章出自:用戶投稿 作者: 譚俊龍 

標簽: 且行且歌   戶外天空   沙地   

對于北方,總有種揮之不去、無法割舍的特殊情結。那里地遼天高,深湛的藍天,粗獷的山脈;那里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鉤,曾經的邊塞孤城,俠客騷人……我時刻夢想像唐代詩人李白那樣仗劍去國、浪跡天涯,縱覽祖國山水,筆著傳世文章,做一個無拘無束的行者,好不快哉!

金秋時節,與妻兒同行北上,置身迥然不同的自然景觀和人文風情,我終于到達了那令我魂牽夢繞的地方。懷著深深的眷念,我記錄下這次旅行見聞,以虔誠的心態、真實的感悟,把對祖國壯麗河山的熱愛揮灑在凌亂不堪的文字里。對我來說,這不僅是一種責任,也是對過往歲月的某種銘記。

火車小記

如果時間足夠充足,我更傾向于火車旅行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我喜歡這種慢的旅行過程,我固執地認為,火車有助于靜心,更好地觀賞窗外的風景,亦更直接地觸摸這個迅速變化的時代。

相鄰的硬臥間住著一對年輕母女,小女孩小名叫毛毛,約摸四歲的樣子。剛開始還有點認生,沒多久,就唧唧喳喳和我兒子打成一片。

毛毛的媽媽是河北張北人,嫁到杭州建德市,這次帶女兒回娘家探親。

十三時辰風與影,四千里路云和月。倏忽而過的列車,車窗外,籠罩在薄霧中的華北平原、河北壩上大片大片成熟的玉米、以及內蒙古中部逶迤壯闊的山脈,這些在南方難得一見的壯麗景象,沖擊著我們的視野,震撼著我們的心靈。

T282次特快列車穿行在北京至張家口的崇山峻嶺間。

我和兒子激動地叫著、喊著,突然之間,似乎明白了人們為什么樂衷于旅行:南方人到北方看看,北方人到南方走走,不就是要尋找不同和差異,從而在這個過程中獲得內心的愉悅和滿足,正所謂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。自然與文明的多樣性,成了各地人們相互吸引、彼此接近和探索的重要原動力所在。

沙漠明珠

巴彥高勒是磴口縣下轄的一個鎮,在蒙古語里,巴彥高勒的意思是“富饒的河”,而黃河就流經這里。我是第一次在深夜趕到巴彥高勒,站外,姐夫和他的朋友早已等候多時。磴口深夜的天空異常靜謐,抬頭仰望,只見銀漢之間,繁星密布,異常璀璨,深邃空曠,寧靜而安詳,純粹而自然。

姐姐家的院落,是典型的北方院子,坐北朝南,北面是客廳、臥室和餐廳,南面是燒飯的涼房和堆放工具家什的房子。院子里種有幾棵棗樹、蘋果梨樹,以及一小塊菜園,時值秋天,樹上碩果累累,菜園里掛著西紅柿、辣椒等蔬菜,一派豐收景象。

在蒙古語里,納林套海意指陽光明媚的地方。這,確是名副其實。在這里,燦爛陽光是天氣中的絕對主角,日照十分充足,晝夜溫差大,出產的甜瓜、玉米、葵花籽、黃河蜜瓜質量優、產量高、名頭響,暢銷全國各地,堪稱塞外江南,是內蒙古西部重要的農業區。

晚霞映襯下的內蒙古磴口縣冬青湖。

納林湖水域面積上萬畝,平均水深2.5米。是我國西北地區重要的鳥類繁殖和棲息地,同時也是西部地區的重要濕地之一。納林湖生長和棲息鳥類達一百余種,是北方夏候鳥、留鳥的重要繁殖地之一,有白天鵝、黑天鵝、野鴨等,是名副其實的鳥的天堂。從數十米高處向下俯瞰,納林湖碧水連天,宛如一顆綠寶石鑲嵌在大漠中。

乘船進納林湖,里面蘆葦茂密,形成一個個小島,水道曲折,穿行其中,如同迷宮一般。湖面一碧萬頃,船劃過水面,清波蕩漾,不時驚起蘆葦叢中覓食、嬉戲的野鴨、水鳥。

據說燴菜是巴盟(即今天的巴彥淖爾市)最有代表性的菜肴之一,其烹制也頗為簡單明了——將大塊的肉、土豆、白菜、胡蘿卜等燒熟后,再燴在一起,加入適量佐料,“大雜燴”就大功告成。再用大盤盛上,勞作后的壯漢們如此大碗喝酒,大塊吃肉,或是對付饅頭,既痛快過癮,又簡單實用。

正如巴盟燴菜一樣,北方的男人亦是粗獷健碩,爽朗豁達,也許是長期和泥土打交道的緣故,他們渾身上下散發著濃郁的泥土氣息,挾裹著高天厚土的氣勢,他們說話直截了當,辦事干凈利落,少有扭扭捏捏,矯揉造作;他們率性自然,無拘無束,褐色的皮膚,健碩的體魄,累了倒頭就睡,渴了抓起碗就喝,生活簡樸而實在,像這里厚實而豐饒的黃土地,充盈著強烈的陽剛氣息。

奔向額濟納

拂曉剛過,東邊天際泛著一絲淡紅色的霞藹,霞藹漸漸擴散,形成一片璀璨的光帶。坐在妻兒旁的凳子上,我仔細地端詳著這片荒蕪之地。列車一路西行,窗外,黃沙滾滾,溝壑縱橫,茫茫戈壁,沙漠的地形地貌比我想象的要復雜得多。偶爾,看到地上一棵樹,孤獨的存在著,讓人不得不佩服它頑強的生命力;那一抹綠色,亦讓人眼前一亮。

據額濟納當地人說,胡楊林號稱“三千歲”,即是千年生長,千年不死,死后千年不倒。

額濟納的胡楊林

額濟納位于內蒙古最西端,西、南與甘肅、寧夏相鄰,北部與蒙古國接壤,總面積11.46萬平方公里,比浙江省地盤還大,人口卻不足4萬。胡楊林正是上天賜予額濟納的寶物。在漫無邊際的沙漠深處,忽然之間,眼前出現一片綠洲,樹木茂盛,河渠縱橫,讓人感嘆自然的神奇,有了這方人間的世外桃源。

此時的胡楊林,層林盡染,一片金黃,呈現出華麗璀璨的色澤。遠處的天空一碧如洗,在胡楊林的映襯下,顯得愈發湛藍高遠,清澈明媚。

我們趕到胡楊林景區,已近下午四時。一路上,穿過額濟納老城區的道路上,過往的車輛很多,并不寬闊的路顯得尤為擁擠。從車輛牌照上看,自駕游客遍布全國各地,既有蒙、京、冀、晉、甘、陜等北方地區,也有蘇、滬、皖、渝、川、鄂等南方省市。

據額濟納當地人說,胡楊林號稱“三千歲”,即是千年生長,千年不死,死后千年不倒。在沙漠這片生命禁區里,正是胡楊的頑強偉大,才撐起額濟納這片沙漠綠洲,更為今天的額濟納創造了巨大的財富。據當地人講,自政府將景區經營權整體轉包給北京一家旅游公司后,門票便一路飆升,由原來的六七十元漲到如今的二百四十元。坦率地說,這樣的價格確實有些昂貴,卻并非孤例。不斷高漲的門票價格,早已令世人詬病。有位哲人曾說,觸動利益,甚至比觸動靈魂還難。一邊是資本的逐利本性,一邊是民眾的權益訴求,兩者的博弈,究竟何去何從,要走的路似乎還很長。

讓人稱奇的是,有少數胡楊,一半已死,一半尚活,金黃色的些許樹葉在空中飄零,讓人觸摸到生命的存在。

好在,胡楊林的景色,當足以撫慰“受傷的錢包”。額濟納的胡楊林,可謂“此景只應天上有,人間能得幾回見?!贝藭r的胡楊林,層林盡染,呈現出華麗璀璨的色。遠處的天空一碧如洗,在胡楊林的映襯下,顯得愈發湛藍高遠,清澈明媚。河岸邊、公路旁、小橋處,大小不等、高低各異的胡楊樹,像風情萬種的女子,盡情地展現自己絕美的容顏。胡楊林的美可謂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”。你瞧,大漠之上,胡楊不加修飾,也毫無隱藏,無論美艷,亦或鄙陋;它原滋原味,無遮無擋,任憑風吹日曬,直面冷暖衰榮,它美得純粹、美得自然,美得震撼心靈……

河岸邊、公路旁、小橋處,大小不等、高低各異的胡楊樹,像風情萬種的女子,盡情地展現自己絕美的容顏。

人生起起落落,世道絕非坦途。真正的男人,當“不畏浮云遮望眼”,方能“吹盡黃沙始見金”,像胡楊一般堅韌和執著,堂堂正正,坦坦蕩蕩,任憑風吹雨打,始終百折不撓,傲然挺立于天地之間,活出真我風采。

掠影策克邊城

第二天,我們與一個蒙古族青年拼車去策克口岸。車主是一位蒙古族大叔,面額寬闊,身材魁梧,慈眉善目,有著蒙古族同胞的顯著體貌特征。路上,我們得知這位大叔漢名叫陳雋,今年62歲,達來呼布鎮人。陳大叔兩年前退休,曾當過過鄉長,在旗政府機關任職,是名老干部,兒女都已成家立業,生活富足幸福。他說,退休后,沒什么事做,便開著自家的“坐騎”,載載客人,看看風景,圖個老有所為,老有所樂,而這也是他開的價格遠比其他出租車低的重要原因。

一路向北,道路異常寬闊。不到一小時,陳大叔遙指前方隱隱約約的黑色山脈,說那些山脈在蒙古國境內,策克口岸不遠了。策克的蒙古語意為河灣,這個昔日的荒僻之地,正迎來前所未有的改變。策克口岸是一個新興的邊境口岸,與蒙古國西伯庫倫口岸對應,據說是內蒙古第四大貿易口岸。其經貿輻射蒙古國南戈壁、巴彥洪戈爾、戈壁阿爾泰等五個礦產、畜牧資源富集省份。

策克口岸大道左側,有中蒙兩國最高元首的巨幅握手合影照,顯示出中蒙兩國親密友好的關系,展現出這里巨大的發展前景。此時,口岸到處正大興土木,主干道一側,俄、蒙、韓式風格的店鋪林立,出售的各種外國貨品種繁多,不少蒙古國模樣的商人正在路邊攤位上兜售產品,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,已初具小城鎮雛形。

觸摸歷史的遺跡

人類以萬物主宰自居,常常頤指氣使,自以為無所不能。但不得不承認,面對蒼茫無盡的宇宙,滾滾而去的歷史,人類依然顯得那么卑微渺小,羸弱不堪。目睹眼前景象,我頓覺時光倒流,仿佛天地混沌初開,恍若置身世界的邊緣。

黑城外,四周是泥土夯筑而成的城墻,城墻高約二十米、寬逾十米,左側城樓上,建有三座白色圓形寶塔;右側城墻外,聳立著一座約十五米高的圓頂清真寺。頗為驚奇的是,寶塔和清真寺皆是用泥土筑就,實在佩服當時工匠們的高超工藝。

作為西北地區重要軍事要塞,歷經歲月的風雨,戰爭的無情摧殘,黑城城墻早已斑駁零落,只留下斷垣殘壁。城墻內外,黃沙肆掠,已堆積半個城墻高。城內空空如也,幾堵圍欄保護起來的殘存城墻,星羅棋布,孤零零地散落其中,顯得異常凄涼,似乎在訴說著這座“廢棄之城”的哀傷。

關于黑城,有一個古老的傳說。相傳古時候,黑城里駐扎著一支隊伍,為首的將軍身高九尺,虎背熊腰,滿臉胡須,皮膚黝黑。他打仗時經常黑盔黑甲黑靴,勇猛無比,加上體恤民情,老百姓都十分擁戴他,親切地稱之為“黑將軍”。有一年,敵國集結重兵,大舉進攻并最終包圍了這座孤城。此時朝廷內訌不斷,無暇顧及黑城的安危。危急關頭,黑將軍身先士卒,打退了敵人無數次進攻。敵軍首領見強攻不成,便派人勸降,但黑將軍軟硬不吃,誓不投降。敵軍將領令出計謀,命令士兵連夜筑壩攔河,切斷水源。河水斷流,黑城很快就陷入困境,不少將士甚至被活活渴死。生死存亡之際,黑將軍趁夜色掩護,率領眾士兵,出其不意,猛然殺出城外,敵軍毫無防備,一片喊殺聲,消失在遠方……

黑將軍走后,人們便把這座古城稱之為“黑城”了。據當地人講,夜黑風高之夜,黑城常出現廝殺聲、喊叫聲、哭泣聲,斷斷續續,十分凄慘而神秘。人們走遠路時,都趕在天黑前過黑城,絕不在黑城住宿。

作為西北地區重要軍事要塞,歷經歲月的風雨,戰爭的無情摧殘,黑城城墻早已斑駁零落,只留下斷垣殘壁。

漫步城址,登上城墻,望黑城內外,茫茫無際,溯歷史潮流,滾滾而去,心之所念,感懷激烈,我遂作詩一首,聊抒思古之悠情。

甲午年登臨黑城有感

茫茫邊塞外,巍巍大城起。

由來征戰地,折戟沒沙塵。

將軍漸已遠,唯余此孤城。

榮衰幾度去,成敗可有憑!

翻開塵封的歷史,這座遺棄的孤城究竟又是何等模樣?

史料記載,黑城始建于公元九世紀的西夏王朝,西夏人稱之為黑水城。該城是西夏黑水鎮燕軍司駐地,軍司相當于現在的軍區。公元1226年(元太祖二十年),蒙古鐵騎橫掃西夏,西夏滅亡,黑水城并入蒙古帝國版圖。公元1286年(元至元二十三年),元政府在此設置亦集乃路總管府,并擴建了城址。公元1372年(明洪武五年),黑水城被明朝大將馮勝軍隊攻破,后逐漸廢棄。2001年,黑城被列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
夢里依稀慈母淚,城頭變幻大王旗。歷史煙塵散盡,金戈鐵馬消弭,如今的黑城,又敞開胸懷,掀起神秘的面紗,迎接世界各地的游客,再次大放異彩。

把我的作品拿出來給大家點評,請點這里投稿

選擇點評項

  • 讀后感言
  • 可圈可點
  • 提升空間
  • 背景知識
  • 有點爭議
讀后感言
收起
全部評論(0)
熱度
時間
加載更多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