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xh4by"></acronym>
    <blockquote id="xh4by"><wbr id="xh4by"></wbr></blockquote>

    <u id="xh4by"></u>
    1. <blockquote id="xh4by"><wbr id="xh4by"></wbr></blockquote><var id="xh4by"><track id="xh4by"><code id="xh4by"></code></track></var>

      <blockquote id="xh4by"></blockquote>

      赤道上的南美


      發布時間:2013年07月30日 文章出自:行天下 作者: 盧珊 

      標簽: 厄瓜多爾   熱帶雨林   濕地   環游世界   

      它位于赤道,卻非常涼爽;它地處南美,卻有著西班牙風情;它曾被殖民統治,卻保有自己的土著文化——它就是厄瓜多爾。我在基多博物館般的老城漫步,我在亞馬孫雨林聽著鳥啼蟲鳴,我在安第斯山區迷上了騎馬,我在厄瓜多爾。

      “首都博物館”

      厄瓜多爾,這個并不是很為國人所知的國家,有一個十分令人驚艷的首都——基多。它距離赤道只有24公里,但氣候卻異常涼爽,四季如春,因為它是世界第二高的首都,有著將近3000米的海拔(第一名是玻利維亞首都拉巴斯,海拔超過3600米)。
      基多美麗的老城,好似一個建筑博物館,混合了西班牙殖民和當地人的各種風格。老城的春天寧靜而充滿朝氣,上上下下的坡道很像舊金山,給城市增加了一種“三維感”,而我所住的旅店,就在這樣一條美麗的小路上。
      Casa San Marcos,一家朋友推薦的旅店,只有6間客房,每種檔次和類型都只有一間。我早早就預定下來,大概130美金一晚。當我到達這里時,便知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      這里貌似還真是有幾分神秘和低調,從長途車站打車,司機竟然沒有聽說過,到達后也是繞了幾圈才找到,每次進去,也都要敲門,專門有人來開。
      這間屋子,就好像一棟藝術館改造的,旅店處處都散發著藝術氣息,這得益于她的主人Mayra。這所房子建于17世紀,最初由多個家庭混住。2006年,Mayra將這里買下來,經過整修在2009年開業,由此實現了她一直以來的夢想——建一家旅社,里面擺滿她的藝術收藏。
      走出旅店,在基多老城亂逛,大周日的滿城都是鐵門,全關門了,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家開著。習慣了祖國熱鬧的周末,總是很難理解為啥其他國家越到周末越冷清。中心廣場里倒是熱熱鬧鬧的,遛彎的家庭,穿著時髦的兒童,擦皮鞋的男孩,賣脆豬皮的女子,為孩子們勾畫滑稽鬼臉的小丑……
      與這片歡樂形成對比的,是坐在長椅上的一位老爺爺。他一只眼睛失明,走路一瘸一拐,提著塑料袋賣著棒棒糖,很久無人問津。我坐著看了一會兒,給了他一美金拿了一顆。他示意要找錢,我說不用了,心里莫名地踏實。

      去小城,趕大集

      緊趕慢趕,終于在周五晚上到達集市小城奧塔瓦洛(Otavalo),因為這里星期六的集市是厄瓜多爾最著名的土著集市之一。在奧塔瓦洛,我再次入住彩色的酒店La Casa Sol。我在基多也住過La Casa Sol,但奧塔瓦洛的這家更安靜,也更童話,讓人感覺有點不真實。
      這是一個厄瓜多爾土著商人開的旅店,有著令人熱愛的顏色組合。有時候,生活就是需要一些額外的色彩,而轉天早上的土著集市,則又是另一種色彩。
      對于當地人來說,這是每周一次的大事情。全家都穿戴好,帶上色彩紛呈的各類手工藝品來到集市。在手工藝品市場旁邊,還有一個供當地人交易的動物市場,或許跟你在中國農村見到的相似——牛啊豬啊馬啊,就在人群之間穿梭亂跑。
      而最有意思的,還是看當地土著人的打扮。盡管是動物市場,但每個人,特別是女人們,都打扮得很用心。近處的土著大媽,遠處的群山,略帶塵土的景色。莫名地,很符合我出發之前對“南美”這個詞的定義。
      穿過一條街,就到了著名的手工藝品市場,花花綠綠的讓人應接不暇,但估計是金融危機的緣故,這里西方的游客沒有想象的多。
      厄瓜多爾早已取消了自己的貨幣,改用美元,一方面省了我的事,少了換算的麻煩,一方面也少了一些特點,只有在這種集市上還可以找到當時的貨幣。
      我在集市買了個披肩,現在一直放在沙發上,冷了就裹著,看著上面的羊駝,一陣親切。旅行帶回來的東西,都有這種魔力。

      騎行云霧森林

      離基多1個小時車程的郊區農場民宿 Heciendia la Aleriga,竟是trip advisor上評價第一的“特色住宿”。喜歡大城市的我,起初還猶豫是否要放棄熱鬧的基多去鄉下住兩天,兩天結束,證明這個決定是多么正確。
      經營這個民宿的是一對夫婦,男主人Gabriel有著純粹的西班牙血統,女主人則是黎巴嫩裔的移民后代,他們主要經營安第斯山的騎馬旅行,而騎馬也是我在這里短短兩天中最難忘的經歷。
      這個牧場是 Gabriel 的祖輩留下的,無論從哪里望出去,都是畫一般的景色。酒店還有個jacuzzi按摩浴缸,騎馬一天回來泡剛剛好!
      說回重點,騎馬。對于一個騎馬的菜鳥,在開始這趟旅程之前,我多少有點忐忑。我之前和馬兒唯一的接觸,大概就是壩上草原之類零星的體驗,就連去外蒙古這個馬背上的國家,我都驚恐地遠離他們。而這次,在這個遙遠陌生國度的農場旅店,在一個優秀教練的指導下,我竟然迷上騎馬,第一日到達后嘗試騎行了兩個小時,第二天往返騎了將近9個小時。晴天、雨天、霧天,山路、夜路、森林路、鄉村路、縣城路,實在是妙不可言的體驗。
      騎行開始后,不一會兒就下起雨來,Gabriel早有準備,從袋子里拿出護腿和雨衣,繼續前行。Gabriel不僅是農場的主人,還是一名優秀的向導,他說,他要一直騎馬直到自己騎不動為止。
      騎了兩個多小時,就進入了云雨林(cloud forest,也有人叫它云霧森林),基本看不清山下,向導偶爾會停下來幫我們砍掉擋路的樹枝,介紹介紹物種,一切都像在夢境里。我們沿著崎嶇不平的泥濘小路向前走著,深一腳淺一腳,目的地是一戶居住在里面的老夫婦。
      現在,只有老兩口住在云雨林,他們的三個孩子在這里長大,都已經離開,陪著他們的狗倒是有一大群。
      他們的家,從外面看就這么孤零零地在云雨林里,里面的設施,倒是驚人地齊全,與我一起參加騎行的德國女子從衛生間出來后一個勁地跟我感嘆,沒想到在這種雨林深處還有如此干凈的衛生間……他們的房子被自然所環繞,只是,住在這種終年不見陽光的地方,我想我會抑郁的。
      男女主人似乎并不以此為意,精心打理著他們的后花園,男主人熱情地給我介紹他最得意的花,一朵會開出兩種顏色,帶著幾分驕傲。
      他們的祖輩曾是鎖匠,所以墻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鎖和鑰匙。
      女主人為我們準備了午餐。厄瓜多爾人總喜歡第一道菜上土豆湯,倒是非常適合風塵仆仆的我們。他們自己做的奶酪,口感柔軟鮮嫩,同行的德國夫婦還激動地買了一大塊。
      臨別,我在guest book上留下了中英文雙語的留言。我寫漢字的時候,德國夫婦一直在驚嘆,之后老太看的時候咯咯樂了半天,說這是她頭一次看到寫漢字。
      原本可以選擇坐卡車回去,可我一沖動,又騎上了馬,一騎又是4個小時。
      一路上濕氣很大,穿上雨衣,前行在霧中,四周看起來都是白茫茫一片,如同在仙境中騎行。我跟德國女子一直在想,這么大的霧,要怎么區分方向呢?不成想,向導有幾次還真走過了,然后不好意思地對我們說,要往回返。
      天黑下來,盡管已是滿身疲憊,但看到前方的亮光時我還是格外興奮。那是來時經過的村莊,晚上非常熱鬧,路人紛紛停下來看我們一行四人騎馬經過,恍然有種古時微服私訪進城的氣派。
      最后騎過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小山路,只能看著前方白馬的屁股來辨別方向。終于,我回到了住處,結束了來回近9個小時的騎行。再后來,我就在全身沒有一個關節不酸的狀態下,過了三四天……

      納波河畔的亞馬孫

      在厄瓜多爾,我住了一次亞馬孫雨林。亞馬孫雨林很大,幾個國家共享,除了厄瓜多爾,從巴西、秘魯也可以深入到雨林。我在雨林中住了四天三夜,每日伴著鳥啼蟲鳴與河水的聲音入睡和醒來,跟著土著導游體驗當地人的風俗文化,對于我這種初來乍到的游客來說,即便不是最深入的雨林體驗,也是驚喜非凡。
      雨林里很潮濕,白天經常烏云密布,難得望見早上的陽光,再加上屋子里晚上沒有電,要提著煤油燈到處跑,所以這也讓我們格外珍惜白天的時光。
      我所住的營地酒店位于納波河(Napo River)畔,小船就成了我們深入雨林最主要的交通工具。船在河上“突突”地行駛,膽大一些可以將腳伸出船舷,迎著飛濺起的浪花,清涼無比。兩岸的樹木在河面上搭起了涼棚,樹叢中間或能看到雨林人家的房屋。孩子們光著身子在河中玩耍,享受著簡單的快樂。
      晚餐時間,大家圍坐在點著蠟燭的餐桌旁,雨林中的伙食不錯,我也漸漸習慣了土豆湯作為一餐的頭盤。一只不知道是誰逮到的青蛙被放在瓶子里,身上五顏六色,成了眾人的焦點。在書上一查,才知道是一種劇毒的青蛙。我想拍,當地人竟然給拿了出來,給我嚇得不行,人家倒很鎮定。迅速拍了一張,就讓人家把青蛙趕緊又放回了瓶子。
      這里的樹木太過茂密,擋住了信號,刷新了無數次,還是無法顯示,絕望的我只好放棄。沒有網絡的日子,實在需要適應,閑暇時,沏上一杯清茶,坐在酒店的大堂中,臨窗對著雨林發呆,其實也很挺好。

      雨林中的土著

      當地的旅游開發讓更多的人認識并喜歡上了厄瓜多爾,但在開發的同時政府也在盡力保護當地的傳統文化和自然風貌。
      淘金,似乎許多地方都有,但還是讓我覺得很新奇。河邊的沙子被放進陶土做的大盤中,金子很重,經過長時間的淘篩,最終會留在盤底。這可真是個體力活兒,我也試了試,但晃盤子的方法顯然不太對,大媽幫我搖了幾下,最后還真剩了點兒金子。
      如果每天可以淘點金子回去,也是個不錯的收入來源,就是真的很累。淘完金,把盆兒往腦袋上一扣,也算是當地的特色吧。
      吹箭筒是當地土著的一種游戲,把細竹竿放進去吹,可以射很遠,很輕易就可以射到前面的樹上。初學者如我,竟然也兩次射中遠處的鸚鵡模型。
      除了可以喝到手繪碗中發酵好的酸酸的酒,你還能在這兒見證生可可變身熱巧克力的過程。經過烤制和剝皮后的可可豆,還要經過無數次的壓榨,最終再兌上牛奶,味道挺不錯。
      去爬山一小時看一座瀑布,土著向導大哥一邊走一邊為我們講解路上的植物。他說,有一種植物中的汁液能治愈傷口,防止感染,正好可以涂在我之前幾天磕傷的地方。果然,很快就好了。
      向導大哥是在雨林長大的原住民,英文很好,不過他和當地人之間說話都是西班牙語和自己本族的語言混合。
      在他小時候,這里一家旅社都沒有,全是雨林,而現在看來,哪里要搞旅游開發,哪里就要或多或少犧牲掉一些自然資源,如何在利益和環境中權衡,是一個長久的問題。

      厄瓜多爾行箋

      【交通】

      飛往厄瓜多爾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從荷蘭的阿姆斯特丹轉機,而且不用辦理申根簽證,缺點是費用較高;從美國的紐約、舊金山等城市中轉去基多較為便宜,但美國簽證并不好辦。

      厄瓜多爾油價低廉,因此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都比較劃算,公共汽車的統一票價是0.25美元,出租車起步價0.39美元,此后每公里0.25美元。不過厄瓜多爾高峰時期也會出現嚴重的交通擁堵,因此出門前要計算好時間。中國駕照目前在厄瓜多爾無法使用,想要自駕需考取當地駕照,推薦ANETA駕校,學習和考試的費用加在一起大約200美元。

      【貼士】

      氣候——厄瓜多爾一年分為旱季(5月到10月)和雨季(10月到次年5月),首都基多雖距離赤道不遠但海拔較高,氣候涼爽,全年平均氣溫只有15攝氏度,但要注意早晚的溫差較大,往往中午有25攝氏度以上,夜晚又到10攝氏度以下。

      貨幣——自從2000年貨幣美元化開始,到厄瓜多爾旅游在貨幣兌換方面就省事兒了很多,而且厄瓜多爾信用卡的使用也很方便,甚至內地的銀聯卡也能使用,不過要交3%-5%的手續費。

      高原反應——基多是海拔世界第二的首都,雖然將近3000米的海拔在一些人看來并不算太高,但還是需要謹慎考慮自身的健康狀況,量力而行。

      美食——厄瓜多爾是世界第一的香蕉出口大國,紅的、黃的、綠的香蕉,到了本土你怎能不吃點新鮮的?可愛的豚鼠(荷蘭豬)在南美的土著文化中是一種食物,若在厄瓜多爾和秘魯的街邊見到被烤熟的豚鼠,你會“狠心”嘗一嘗嗎?

      【住宿】

      基多(Quito)——博物館般的旅館Casa San Marcos

      Casa San Marcos目前在基多121家B&B旅店中排名第7,6間客房的檔次和類型各異,按價格高低分為三人間、雙人間、標準雙人套房、享有城市景觀的豪華雙人套房、三人套房以及三人豪華套房,價格從人民幣大約700元到1260元(后三種目前價格相同)不等;有免費的wifi和停車場;1名8歲以下兒童在使用現有的床鋪時住宿免費,每個房間最多可加一張幼兒床,但不能加嬰兒床,加床需得到酒店的確認;不可攜帶寵物;可使用的信用卡包括VISA卡、萬事達卡和大萊卡。

      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asasanmarcosquito.com

      奧塔瓦洛(Otavalo)——彩色酒店La Casa Sol

      從基多有到奧塔瓦洛有巴士往來,2.5美元,車程2小時即到。La Casa Sol基多和奧塔瓦洛都有分店,不同的是基多店更熱鬧一些,周圍有很多夜店酒吧,而奧塔瓦洛店因為地處小鎮相對會更安靜一些,而且內部裝修的色彩也比基多店更童話。

      官網:http://lacasasol.com,E-mail:info@lacasasol.com

      住在亞馬孫——雨林營地Cotococha Amazon Lodge

      Cotococha lodge坐落于納波河邊,是一座根據當地傳統建造的雨林營地酒店,每個房間都有獨立浴室和私人陽臺。日程分為3天(167美元)、4天(273美元)和5天(350美元)三種,但不包括一些例如皮劃艇漂流(55美元)等需要自費的旅游項目。當地的英語導游全天40美元,半天20美元。

      預定可登錄Cotococha lodge的官網http://www.cotococha.com,網站還提供了從基多駕車前往的詳細路線,開車大約五個小時可以到達。如果沒有租車,也可以從基多乘大巴前往酒店所在地Tena,酒店的工作人員會安排另一輛大巴將房客一起接到酒店。如果你有特殊需要,酒店也可以為你安排私人一對一的接送服務,當然,這是要另收費的。

      此外,在http://www.jungle-ecuador.com還可以查到包括Cotococha在內的其他厄瓜多爾雨林營地酒店的信息,行程靈活度很大。

      安第斯山騎馬——Hacienda la Alegria

      如文中所說,Hacienda la Alegria在Trip Advisor上厄瓜多爾109家特色民宿中排名第一。這種農場旅店就位于基多的郊區,旅店可以提供基多和農場之間的接送服務,價格為45美元。

      在這里你不但可以在安第斯山騎馬,泡在露天按摩浴缸中欣賞南美的田園風光,還能見到著名的神獸羊駝,甚至還可以騎到它的身上!官網:http://www.haciendalaalegria.com

      攝影師簡介

      盧盧,本名盧珊,北京土著,現居舊金山,媒體行業,獨立攝影師,出版《愛瘋視覺:iPhone攝影與修圖》。

      攝影師手記

      去厄瓜多爾純屬偶然,卻非常驚喜,這個赤道小國并不是南半球最出名的地方,卻有著斑斕的文化和多元的自然風光,而又沒有被太多的破壞,原生態,同時又很好玩。

      責任編輯 / 徐國榮  圖片編輯 / 杜卓異 

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,未經授權許可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     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要評論?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,您也可以快捷登錄:
      18无码粉嫩小泬无套在线观看